今天是:
当前位置首页 -> 华中大理想青年 -> 正文

破晓 | 毕业季第二期:梧桐林

发布者:一一  发布日期:2017-06-03
 


从紫崧到西十二,从西边到东边,漫溯的都是梧桐。


第一步踏入华科是夜间,从韵体旁边的门入,跟着学长的脚步急行,掩掩的夜色,交错的道路,高大的树木遮在头顶,不见天月,只觉心中迷茫。翌日早起去探索,阳光在树间投下斑斑驳驳,上有黄鹂深树鸣,不见得尽是黄鹂,还有些不知名的鸟儿。走了很久,没有尽头,抬眼四顾才觉自己置身林中。高大的树干,足有五层楼高,将浓密的枝叶送至云端,隔挡着太阳。初来并不辨此为何树,只觉没有树皮,生的奇怪,在我印象中,树皮全是皴裂粗糙的。鉴于其高大的外形,猜测是法国梧桐,后来还真的是。


梧桐,梧桐,枝枝叶叶,怎么一不小心就与它结了缘?











 
   


常常从街市的繁闹中逃回南三门,拐过西十二就是熟悉的夹道梧桐,这梧桐让我心安;常常在青年园的石凳石桌上,从清晨到日暮;常常不撑伞走在梧桐林间,天外骄阳似火,这里却是清凉的。


   
   


前人种树,后人乘凉。每当徜徉在梧桐庇护下的天地,就会想起几十年前那个种树人,会种树的人内心是柔软的,他走了,他留下的阴凉却长长久久的给后世以安宁,朱九思,一个人如其名儒雅的男人,当初是以怎样的赤诚之心,将这一片荒凉之地变成一个人才聚集的宝地。他礼贤下士为华科请来600多名优秀的教师,他亲力亲为多方奔走,筹建一个个学院,华科的一砖一瓦、一草一木都是他的心血。他曾经下令,华科的每一棵树要砍都要经过他的批示。正因为如此,华科的80万棵树才完好留存下来,至今爱树仍然这里的传统,校长换了多少代,规则变了多少条,没有人动它,哪怕它任性将道路挤占成单行道,哪怕它遮挡了窗子的光明。


种下梧桐树,引得凤凰来。梧桐是高洁品格的象征。“夫鵷雏,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,非梧桐不止”,鵷雏是一种类似于凤凰的鸟,从南海到北海,天地苍茫,唯有梧桐是它的栖身之所。校长的赤诚之心,在葱茏的枝枝叶叶里依然彰显着,凤凰快来!凤凰快来!


   


而关于梧桐的另一种情调,许是奔忙的缘故,并不怎样明显地感受到,偶尔会在深夜中触及。一次在深夜还未完成作业,盯着眼前茫然无措。人声寂静,雨声潇潇,推窗听听那冷雨,这时我才意识到,眼前正是梧桐,是“梧桐更兼细雨”的梧桐,是“缺月挂疏桐”的梧桐,是“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”的梧桐。在家中的时候,我也曾无数次推窗看月色。今夜北方的家人,都睡熟了吗?此时难免心下凄然。在多雨的荆楚大地,夜、雨、梧桐这三个意象很容易就凑齐了。好在孤独稍纵即逝,大多时候,是清凉的梧桐,是欢快的梧桐。

从去年到今年,也算是经历了梧桐一个完整的轮回。看它从遮天蔽日到枯索凋零,又到绿满枝头,也习惯了它光滑而轻薄的树皮,原来那就是它的树皮。今年开学时,旧叶还贪恋着枝头不忍离去。见惯我北方万物生长的艰难,不禁感慨,待得新叶是几时啊?不想几场连绵雨过后,梧桐迅速抽出新叶,不经意间已如掌盖。一日在教学楼窗外看到满目如烟如雾的苍翠,一时惊诧,到底南方,雨水充沛,草木生长来容易多了!


   


三四月,梧桐花飘了好长一段时间,惹得人间歇打喷嚏。白天是怨念,夜晚成了温情,黄色的路灯下,桐花如雨,小情侣牵着手,诉说着相思。此时亦可融入众人的欢乐,共享葡萄美酒和夜光杯,亦可蜷缩无灯无火的枝头,做一只安静的蝉,热闹是他们的,梧桐都是一样的。



我们来了又走了,梧桐却长长久久地坚持做着这片土地的土著。它也数不清,我们是它生命中的第几批来人,它却是我生命中的第一片梧桐林,我很庆幸我四年将是在这里度过,也很想有所作为,不负梧桐初心,也奢望着多少年后归来,仍是梧桐林。



版权所有 2009 中国共青团华中科技大学委员会
地址:华中科技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A座504室 邮编:430074 电话:027-87542103 87559437 传真:027-87542901 邮箱:tuanwei@hust.edu.cn

管理员登陆 | 网站地图 | 版权声明 | 合作伙伴 | 站点导航 | 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